“社会责任奖”真的可以不问过去?

易发报导:
中国中药协会干吗非“捧”过去不诚信现在诚信的企业不可呢?难道你发的是“重头再来奖”吗? 不知道为什么,打下“鸿茅药业”四个字的时候,感觉有股冷风吹过来。这和鸿茅药业得到年度大奖对人心的冲击,某种意义上有相通之处。 据报道:12月21日,在中国中药协会主办的“2019年中国中药创新发展论坛暨《中国中药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发布会”上,鸿茅药业被授予“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鸿茅药业副总裁鲍东奇则拿下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年度人物奖”。 此事引来争议,有媒体记者向中国中药协会询问鸿茅药业获得该奖项是否有标准可循,其工作人员称,肯定有标准,也有评的依据,但不方便透露,强调“这是我们行业内的事”。尤其是,还给出了一句特别有哲理的话:我们评的是当下和公司的将来,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我们就鼓励这种过去不诚信但现在诚信的(公司)。 听听,岂止哲理,简直还有依稀的诗意。 只是对这番表态有两点不明――其一,评奖标准并非秘密,有什么不能公开?各类评奖,公开评奖标准的多了去了,反而更透明,更有公信力。 而你不愿意公开,企业方面却喜欢“公开”――媒体报道称,颁奖盛会上,鸿茅药业管理层介绍:去年以来,鸿茅药业发起实施了健康扶贫筑爱行动、教育扶贫圆梦行动、环卫工人关爱行动、药酒文化节、家庭关爱“微孝行动”等一系列公益项目,在全国各地都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这一“清单”,透着企业方面对于“履行社会责任”要义的理解,也折射出该奖项的设计初衷。其实,大大方方地把话讲明白,对评奖、传播毫无妨碍。 其二,过去诚信现在依然诚信的企业不少,中国中药协会干吗非“捧”过去不诚信现在诚信的企业不可呢?难道你发的是“重头再来奖”吗? 这类评奖的真正涵义是优中选优,而不是“鼓励”后进。 当然,“不问过去”之论并非毫无道理。鸿茅药业毫无疑问有合法的“牌照”,谁也不能剥夺它表达善意的冲动。且谁也不能说过去不诚信现在诚信的企业一律不能参加评选――这其实又回到了关于评选标准的命题――但是不是先得和充满争议的过去告别一下呢? 过去10年间,鸿茅药业曾被通报违法2630次,相当于每个月收到22次通报,其中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这些不堪过往所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究竟解决没有?公众是需要答案的。 跳出此事件来看,如果一个企业“带病”获奖,到头来尴尬的还是主办方和业内。别忘了,权健曾经献出的爱心一点不少。权健更曾提出“公益经济”理念。但现在看来,有些细节未免可笑。一个连对个体生命都缺乏实质尊重的企业,“公益”在何处? 社会责任有诸多表现,但对一个产品直涉健康、安全的企业来说,最大的责任还是产品和服务的过硬。如果总是负面缠身、质疑不断,得再美的奖也难让人信服。 现代快报首席评论员伍里川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Go Top
易发|gcgc886.com|易发 易发|Welcome|娱乐 易发手机版首页 易发手机端首页 易发平台